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55559000.com >

河南小伙遭拘禁7年:跑了3次 抓回去遭铁锹把儿打腿

发布日期:2019-11-25 17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1年后,河南安阳的小伙田俊杰被家人找到时,已从离家时肤白发黑的17岁少年,变成了黑瘦秃顶的“半个老人”。

  他称,自己被河北泊头市军王庄村村支书王英军一家非法拘禁,被其强迫劳动打骂达7年之久。

  4月9日,田俊杰(右)和堂哥走向泊头市公安局接受警方询问。图/罗晓兰 摄

  黑色衣服、黑色运动鞋,身高165cm左右的田俊杰显得瘦瘦小小。4月9日,他在泊头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的采访。

  “光知道跑,不知道东西南北。家是哪的,哪个乡我知道,但哪个方向不知道。”

  田俊杰称,当时自己在地里干活时跑了,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被开着白色面包车的王英军追上。

  “抓回去后用这么粗的铁锹把儿打我的腿”,田俊杰用两手的拇指和食指围成一个直径约四五厘米的圆圈,“把铁锹把儿都给打断了,疼了老长时间。”

  田俊杰称,因为害怕被打,而且王英军吓唬他没有身份证出去会被警察抓,自己渐渐不再想跑。

  田俊杰人生轨迹的改变,源于2007年跟随表姐夫一同到天津打工。在天津汽车站附近,他被两个人掐住脖子强行带到一个建筑工地。后来,又辗转被带到河北沧州一个砖窑厂,并在那里认识了王英军的妻子。

  2010年左右,田俊杰被王英军夫妇带回自家的拔丝厂干活,厂子倒闭后就在王某某的农场里养猪、干农活。

  当时,田俊杰住在离王英军家一公里外的地方,小屋四周堆满了杂物,旁边是猪圈。

  “每天干活很累,吃得也不好。”田俊杰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,他当时每天吃面条,面条是用玉米跟别人换的,王英军没有给自己发过工资,“一回都没有”。

  除了无偿劳动,他还要忍受王英军的打骂。用手机砸头、揪耳朵、踹肚子、跺胸口,还用棍子打。

  “见他的时候,心里‘砰砰’跳。”田俊杰回忆道。田俊杰的堂哥田伟红也称,现在让堂弟去村里见王英军,他都不敢。

  “他小学二三年级的文化,17岁到天津弄没以后,就在暗无天日的地方打工干活,只给吃不给钱,干不好还要打,比坐牢还苦,坐个牢十年回来也会傻懵了!”田伟红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。

  田俊杰在天津走丢后,家人当时在天津报过案,但没有后文。四处托人寻找,也不知其下落。

  田俊杰所在位置很快被找到。随后,安阳市警方和泊头市警方合作,在王英军家村东头的地里,找到了失踪了11年的田俊杰。

  “又瘦又小,身上还有馊味,穿得破破烂烂的。”田伟红如此描述当时的田俊杰。

  “不记得了,没见过。”据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,田俊杰面对突如其来的解救,一开始都认不出自己的堂哥田伟红。

  2018年12月21日,田俊杰及家属向河北警方报案,要求以涉嫌非法拘禁罪、强迫劳动罪和故意伤害罪追究王英军的法律责任。

  但王英军夫妇表示,自己是收留了田俊杰,每月给他发大几百块钱的工资,从没有打过他。

  “我见他很可怜,我就把他带回家”“我们疼他还来不及”,王英军夫妇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道。

  也有村民和工友向媒体表示,田俊杰和王英军一家看着关系不错,他喊他们“叔”“姨”。田俊杰还和他说过,叔和姨对他很好,他不想回家。拔丝厂每月发工资时,田俊杰也会跟着一起领钱。

  2019年3月13日,河北省泊头市公安局下达不予立案通知书,认为“没有犯罪事实,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”。

  “根本没有说出事实!睁着眼睛说瞎话!”作为堂哥的田伟红对此感到十分气愤。

  4月7日,泊头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五中队中队长田兵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,不予立案原因在于,经走访调查,田俊杰在该村生活期间,能独自自由出入村子和乡里。在拔丝厂工作时打工时工资正常发放。2015年起有手机,一直没有欠费,能正常和外界联系。

  田俊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,自己从没领过王英军发的工资。王英军说在自己被褥下发现的3600元钱,那是假的,自己“确定没有”在下面藏过钱。

  警方称王英军家中的交通工具包括货车、拖拉机和电动三轮车都在田俊杰住处存放,钥匙由其掌管。“不可能,没有这事,我确定没这件事。”田俊杰表示,王英军说自己带着他给的3000块钱,开车到镇上买化肥的事也是假的。

  他称,自己的确有手机,且没有欠费。但自己不是像王英军所说的会玩游戏、下载歌曲,他只会接打电话,不记得家里人电线是干嘛的”。

  此外,田俊杰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表示,自己跟村里人说过想回家,且从未说过自己和王英军夫妇关系好。

  4月4日,河北警方回应称,沧州市公安局派出由纪检监察、督察、法制、刑侦、治安等部门组成的调查组,进驻沧州市开展调查工作。应报案群众申请,泊头市人民检察院已启动立案监督程序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多次拨打王英军的电话,且发短信表明采访意图,但电话无人接听,短信也未有回复。泊头市公安局未予置评。

  “我们家里人苦了这么多年,王英军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,刑事的制裁!我们从来没有提过我们有什么诉求,没有提过民事赔偿。”田伟红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道。

Power by DedeCms